體制改革

海軍敦睦艦隊爆發群聚感染 COVID-19,確診的官兵足跡分佈全台眾多縣市。倘若國防部的資深官員們,在立法院面對質詢時據實以告,整體社會可以省下不少成本;而這個目標,可以透過立法達成。
保衛台灣是全民的共識。政府必須積極與社會溝通、重新取得信任與授權,在民主體制下建立健全的國安體系。歷史的包袱讓我們必須更加謹慎地對待政府的「安全與反情報」工作;但是,面對中國越來越嚴重的滲透行為,為國家機密築起防護網,同樣刻不容緩。
給所有的軍校生好的教育,培養他們成為最好的軍官,打造更堅強的國軍,是我希望進入國會,為所有願意保家衛國的弟兄姊妹們做的工作。
台灣人深愛著我們的家園。但我們也必須承認,相較於中國政府積極的軍事改革,我們軍隊的管理與訓練長期以來沒有確實檢討,導致社會大眾譏笑當兵的經驗,認為學不到實際作戰技能又無法培養專業。大家不願意當兵,是因為看不見當兵的意義。
國際情勢迅速改變中。台灣必須對自己的安全與未來負責:推動軍事改革、重視訓練、並重建義務役。我們付不起天真的代價。
半年的調查發現:一個立意良善的「工業合作」政策,因為缺乏控管機制,過去六年中造成的浪費,可能高達一百六十億元。誰該負責?
《政治獻金法》對個人與企業的政治捐獻均有明確規範,但捐款給政黨或政治人物設立的基金會,捐款人身分卻不須公開、金額也無上限,使得《政治獻金法》幾乎形同具文。在這兩年一片希冀政治公開透明的聲浪中,進步的政黨與政治人物如何回應社會的期待?